#

      “超俗”以立足艺林 “超己”以成就艺术

      作者:核实中..2013-09-27 17:26:12 来源:网络

         “万虾翁”余重光与深圳渊源颇深,2011年他的“彩墨飞舞颂大运——‘万虾翁’余重光作品个展”在深圳美术馆举办,反响强烈,去年他的作品《神龙报春》在文博会上被公证为历史上第一幅MPR多媒体中国画作品,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。那么,他近期在艺术创作上又有什么新的成果及感悟?适逢近日他再度来深绘画创作,记者在他的工作室内对他进行了专访。


          “超俗”:不求名利潜心研画


          在余重光画室的墙上,随意写着几个字“超凡、超俗、超己、宽容、人品”,这是他对自己的创作要求,也是他对自己的品格要求。我们的对话,也从这里开始。


          余重光现为一级美术师、中国书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兼创作中心院长、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,但很少人知道,他曾在银行和证券公司当过老总,在金融行业干出了一番成绩。令他没想到的是,跟“钱”打了大半辈子交道之后,竟又痴迷上了艺术绘画。


          余重光认为人生在世,要为社会服务和做事,一定要有个专长。2004年底,他临近退休时自忖,今后金融是不可能再搞了,但自己还有一个专长就是绘画。他决定把过去只作为业余爱好的画艺再捡起来。这一捡就捡了十年。绘画作为他晚年生活的中心,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时间和精力。他擅长花鸟鱼虫,尤以画虾最绝,人称“万虾翁”。这些自然界的精灵,给了他莫大的惊喜与灵感。他沉湎其中,乐此不疲。


        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老天终于使他大器晚成、一鸣惊人。去年9月,经中国书画作品评估委员会审定,他的书画作品润格评估结果为每平尺近四万元。今年以来,他的画作实际价格已远超于此。


          然而余重光对金钱的态度,却是“超凡”、“超俗”的。与收藏家的趋之若鹜相比,余重光对市场的态度很低调:“现在我是两个‘零’:代理画廊为零,经纪人为零。一旦跟市场沾上边,就没法保持艺术的纯净了。”十年来,他都没有主动将画送入市场,倒是有不少拍卖行和媒体找上门来,都被他一一婉拒。他的作品,大部分是赠予亲朋好友和作为慈善用途。有一次,他的儿子将家中收藏的一幅斗方义卖,得款3万多元支援了西南地区的贫困学校。


          “现在想钱的人多了,真正搞艺术创作的人少了。”余重光认为,虽然他的作品尚未进入市场,但不代表他曲高和寡。相反,他会根据朋友们的意见回馈,检视作品的艺术得失,不断地提高和丰富作品的艺术含量。他常说:“艺术是为人民服务的,口碑比金杯银杯都要宝贵。

        “超己”:将经验揉碎再重塑


          余重光的作品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,即使不盖章、不署名,他的手笔也能一眼被认出。他的虾,有的如花前月下的对对情侣,有的如千军万马中的诸多战将。有的静若处子,颇像坐禅僧人。有的动若脱兔,仿佛会从画纸上一跃而下。历史上曾有不少画家以虾入画,但除齐白石以外,出名者寥寥。余重光被冠以“万虾翁”之名,可见学术界对他的认可。


          潮汕是唐代名臣和大文豪韩愈曾经为官之地。为了纪念他,当地的一条江被称为韩江。韩江连通大海,盛产虾。而余重光的外公,正是当地画虾的名家。余重光幼年时受到擅长画虾的外公指点,从韩江里捞来很多虾养在盆里,每天痴痴地观察虾的身体姿态和动静神情。久而久之,他对虾的形态、性格等已经烂熟于胸。


          “画虾入门容易画好难。能画出自己的特色更不易。”涉笔成“画”的起始,余重光便反复揣摩先辈齐白石的虾画,之后渐渐形成属于自己的风格。仔细观之,齐白石的虾多取静止状,余重光的虾则多取动态状。


          余重光画虾,不仅追求“形象逼真”,更注重表现虾的精神状态。他的虾在虾背靠近尾部处都会拱起一节,不仅形似且极富动感;虾钳坚挺有力,虾眼炯炯有神,极具感染力。他还根据虾头前须的描画,使有的虾如同箭一般飞驰,有的虾则在静静地休憩。有的虾稳稳潜行,专心觅食;有的虾喜遇同伴, “高兴”得将身子翻了过来,有的则将部分身子隐藏在花前月下。真乃是千姿百态、变化无穷、生命旺盛、生机盎然。


          余重光画作的一大特色在于,他会将虾画在有花有草的生态圈中,让画面独具诗意。那幅极具艺术价值的《神龙报春》描绘的正是虾群在凌霄花下畅游嬉戏的场景。他笔下的凌霄花蓬勃怒放,金黄艳丽,枝藤蜿蜒有致,浓淡变化,寓意丰饶。而他还有另一幅作品《吉祥》,将荷花与虾相配,一静一动,相得益彰。


          余重光认为,艺术的成功不是一蹴而就的,需要不断的苦练与观察。得到了夸奖,不得意自满,而是不断地吸收新鲜养分,将“老我”的经验揉碎再重塑,这样才能超越别人,超越自我。为了把逝去的时光追回来,余重光现在除了睡觉和吃饭,其他时间几乎都用在画画上。从他工作室的布置中可见其勤奋:地面上摆着刚刚画好正待晾干的寿桃、石榴,墙壁上挂着尚未装裱的兰花、凌霄,甚至他书柜的四扇玻璃门上,还见缝插针地贴了六张虾画小品……他爱惜自己的名声,凡是不成功的作品,每过一段时间,就集体销毁,以保证作品的品质。

         “宽容”:先谈人品再谈画品


          在余重光的座右铭中,“超凡、超俗、超己”指的是艺术创作,不超凡无以建立自己的艺术特色,不超俗无以在画坛艺林中确定自己的位置,不超己则让“老我”成为裹足布,阻碍进步。而 “宽容和人品”似乎在说内在精神,实际上人品会投射到作品中,你的胸怀够大,即便是四尺斗方,也可以气象万千。


          随着知名度的提升,余重光的拥趸遍及全国,上门来求教的人络绎不绝。而在收徒弟的时候,余重光最看重的不是其绘画功底,而是其诚心和恒心。因为余重光深深理解到那种心情:他从小受到外公的耳濡目染,本来可以走上专业画家的道路,然而为了服从工作的需要,他大半生远离画画,直到临退休才得以践行夙愿。如果他当时能遇到一位点拨他的老师,他的命运是不是会发生改变?


          所以,余重光不遗余力地教学。通常,他都是面对面教授学徒。然而有一次,他接到一个四川来的电话,一位热爱美术的年轻小伙子特别喜欢他的作品,并希望拜他为师。学生和老师相隔千里,怎么教?最初余重光并没有把他列入考虑范围。然而小伙子殷切地表达他的盼望,并将自己的作品从四川寄过来。恍惚中,余重光仿佛看到了几十年前那个在虾池旁边拨弄河虾、在二楼阳台偷看外公画画的小男孩。余重光有感于他的执着,终于决定通过邮件、电话对他进行辅导,展开一段奇特的师生缘。

         宽容,也体现在他与虾的半世情缘中。余重光现在视这种生灵为自己的朋友。今年春节过后的一天,余重光的儿子买了五只虾回家给女儿养着玩,结果其中四只蹦了出来,很快死去。唯独剩下一只,不吃不喝十五天,直等到余重光从外地回家还好好地活着。余重光有感于这种特殊的“缘分”。他把这只虾拿去公园荷塘放了生,并发愿以后在自己的菜谱中永远将虾除名。


          由于交游甚广,这几年余重光受邀往返于汕头、深圳、昆明、北京之间创作,每次都只身前往。今年他已经68岁,慢慢觉得这种“空中飞人”般的生活有点吃力。余重光的不少深圳朋友认为,对与深圳关系密切、且有重要艺术成就的画家,深圳不妨将其作为人才引入。对此,余重光表示一切随缘:“但我也希望可以在一个影响较大的都市安定下来。如果深圳需要我,我会很愿意为他们创作更多的作品。”

        更多+
        艺术名家
          更多+
          艺术展讯
        • 深圳美术家网 --中国美术家网旗下版权所有Copyright©0755.MEISHUJIA.CN,All right
        • 电话:1326187886913366838869QQ:529512899424753128
        • 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天桥北里4号楼 -5单元-304室邮编:100069
        •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[email protected]